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: English (英语)

Takehiko Saito 博士是普锐特冶金技术最有名 的发明家之一。在过去的20 年间,他共参加 申请了数十项专利,主要在冷轧技术领域。他 是交叉缝焊机技术开发团队的一员,该技术被 认为是近年来焊接方案的一次重大突破。我们 请Saito 博士介绍了他的工作经历、他的创新 成果和他对创造力的理解。

您在普锐特冶金技术及其前身公司工作期间参与了多少专利或 创新?

Takehiko Saito 博士: 我试着数过我在普锐特冶金技术的前 身公司,也就是日立和三菱日立制铁机械工作时参与的专利, 得到的结果是,我在20 年中总共申请了44 项专利,到今天 为止,其中的30 项已经被批准。当然,这些专利不是我一个 人的功劳,而是不同项目工作团队的共同成就。以我的一位技 术创新部的资深同事为例,据我所知,他在35 年间一共获得 了80 项专利。另外,普锐特冶金技术的首席技术官Hirai 博 士已经参与了130 多项专利的工作。所以,我认为,我真的要 在今后努力研究更多的专利和创新。

在您看来,为公司带来最佳经济效益的创新是什么?

Saito: 首先,我应当说,我所接触的炼钢设备领域有很长的 技术创新历史。虽然我也出了一份力,但还有相当多的领域 我并没有直接参与。谈到这个问题,我想,万能凸度控制轧机 (UCM-Mill),包括高凸度控制轧机(HC-Mill),可以说是最成 功的创新之一。这两种技术我以前都没有涉及,但现在则是深 度参与。当我在大约23 年前找工作的时候,我拜访了日立的 机械研究实验室,带去了我的学历材料。我很高兴在日立轧机 业务部门获得了一个研究职位,因为UCM-Mill 和HC-Mill 的 创新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这在我的生活中真的是一个转折 点。我有一种使命感,要继续把我们从我们的前辈那里继承到 的UCM-Mill 的品牌和诀窍推向世界,因为UCM-Mill 仍然是 冷轧机技术的一面旗帜。

您个人最感到骄傲的创新是什么?

Saito: 这要算是超级万能凸度控制轧机(Hyper UCM-Mill) 和交叉缝焊机(CSW) 了。实际上,这两项技术分别在2011 和 2014 年获得了日本塑性技术学会颁发的技术开发奖。Hyper UCM-Mill 大幅度提升了标准UCM-Mill 的轧制性能,优点是 使客户在降低资本支出的前提下达到更高产能。CSW 和传统 的窄搭接焊机相比焊接性能显著提高。它不仅扩大了产品的规 格范围,而且由于价格极具竞争力而有更大的市场。CSW 得 到的积极评价让我尤其自豪。大约在10 年前,一支新成立的 团队, 包括Noriaki Tominaga、Shinichi Kaga、Mitsuru Onose 和我自己,设想了一种新的方案。它叫作“紧凑式连续 冷轧系统”,而交叉缝焊机就是这个大型方案中关键的创新部 件之一。当然,自从CSW 的方案提出以来,经过了深入的研 究和改进。到今天,我们已经两次卖出了这项技术,而且预计 不久会有更多的订单。

您的大多数想法和创新是坚持系统性研究的结果,还是通常产 生于偶然或巧合?

Saito: 我认为,如果不仅知识面宽,而且深度掌握了专业知识, 就能产生创意和取得创新。无论一个人试图连续性还是间歇性 解决技术问题,这都是必要的。于是,问题就变成了:需要花 多长时间才能解决一个问题?在日本,我们有一句谚语:播下 合适的“种子”,用“收获”来满足“需要”。如果我们把它 用在交叉缝焊机上,那么,紧凑式连续冷轧系统的初期开发, 就让它有了种子。然后,我们改进这些种子以满足我们客户的 需要。这样,我们就用收获使客户的需要得到了满足。总的来说, 这个过程花了10 年。我相信,连续10 年的开发非常重要,尤 其是在研究工作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困难阶段的情况下。

在您看来,创造力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素质,还是可以通过适 当的训练和教育而后天获得的能力?

Saito: 我要对这个问题的后半部分说“是”,因为我相信教 育起着重要的作用。好奇心、创造力、基本知识和实践能力共 同催生了灵感和具体的方案。哈佛商学院的一位教授Clayton Christensen 博士在他的著作中列举了创新者必须具备的五项 基本技能:联想、观察、质疑、实验和交流。Christensen 指出, 一个人的能力可以通过积极学习而提高。另外,我认为,不害 怕失败,而是敢于迎接挑战,也是创造性人才的一个基本特点。 我在自己的笔记本里记下了电影导演詹姆斯·卡梅隆的一句话: “失败是一个选项,但畏惧不是。”我认为,这对创新者来说 是再好不过的座右铭。

在世界上的许多地方,产生创造性想法的经常只有单独一个人 或者在一起工作的一小群人⸺比如,史蒂夫·乔布斯和史蒂夫· 沃兹尼亚克在一个车库里组装了他们的第一台计算机。在日本 是否也是这样,或者说,您是否觉得日本的创意和创新更多是 集体努力的结果?

Saito: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,我要再次提到Christensen 博士 的研究。在他的著作中,他把创新分成了两类,即延续性创新 和颠覆性创新。延续性创新的商业模式是,供应商连续向现有 客户提供改进的产品。如果我再一次套用需要、种子和收获的 说法,那就可以说,延续性创新要求供应商坚持不懈地满足它 的高端客户的需要。那么,集体努力非常重要,因为必须通过 汇集大家的经验和知识来满足现有客户的需要。颠覆性创新的 商业模式是,供应商为新客户提供经济实惠但能够带来高收益 的产品。所以,这意味着,供应商必须把自己的种子转化成收 获来满足这些客户的需要。短流程钢厂就属于这种颠覆性创新。 这类创新最好是由一小群人去尝试,就像你举的苹果公司的例 子,因为它还有一个方面是不应当用现有的价值观来判断。我 从Christensen 博士的著作中还得出一个结论是,创新和哪个 国家没有太大关系,它取决于人们想要获得的创新的类型。

Takehiko Saito 博士
我在自己的笔记本里记下了电 影导演詹姆斯·卡梅隆的一句 话:‘失败是一个选项,但畏 惧不是。’我认为,这对创新 者来说是再好不过的座右铭。”

您认为日本的创新文化有没有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方面?

Saito: 我不认为有。即使有某种差别,我也宁愿把它归结为“同 一个世界的多样性”。不过,我的确认为,日本的“酷文化” 是流行文化里的一个独特的趋势,在这方面也算是一个创新。

过去是否有一个具体的发明家或科学家让您特别钦佩或给您以 鼓舞?

Saito: 坦率地说,没有哪一个发明家比其他人更鼓舞我,不过, 在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,对托马斯·爱迪生发明的白炽灯泡印 象非常深刻。这是因为,从1880 年到1894 年,我的家乡八 幡市出产的竹子被用来制作灯丝。据说,那些灯泡的使用寿命 达到并且超过了1,000 小时。

您目前正在研究哪些出类拔萃的创新或技术方案?

Saito: 我正在努力把紧凑式连续冷轧系统变成冷轧领域的一 项颠覆性创新。我在这里不能透露太多的细节,但这项成果不 久将会推出――当我们的新种子为需要带来了收获的时候。

Dr. Takehiko Saito
Researcher and innovator

Takehiko Saito 出生于福岛县,在八幡市长大,后 者是属于京都府的一个不大的城镇。在获得京都工 艺纤维大学机械工程硕士学位后,Saito 从1994 年 开始在日立( 普锐特冶金技术前身公司之一) 工作。 9 年后,Saito 在日立工作的部门并入了三菱日立制 铁机械株式会社(MHMM),Saito 开始研究超低速 范围的厚度和形状控制方法、焊缝周围台阶引起的断 带以及冷轧领域的其他许多问题。重要的是,交叉缝 焊机技术也源自于MHMM。在成为塑性变形领域和 冷轧技术理论的一名专家后,Saito 依靠窄搭接焊机 在连续冷轧中的应用研究而于2014 年从名古屋大学 获得了博士学位。在2015 年,MHMM 和Saito 都 成为了普锐特冶金技术的一部分。除了“一切为了冷 轧”,Saito 还对虚拟现实技术领域的近期发展非常 关注。他希望,将来能够看到这种技术成为钢厂设备 控制台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